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万字长文,读懂东南亚物流

7点5度  • 

原标题:万字长文,读懂东南亚物流

作者:7点5度 (微信公众号ID:Asia7_5)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7点5度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7点5度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随着近年来东南亚电商的快速发展,东南亚物流也迎来了许多机会。据 7 点 5 度不完全统计的 2021 年东南亚新晋独角兽榜单中,19 家独角兽公司里面有 3 家(Ninja Van、Flash Express 和 J&T Express)来自物流行业。除此之外,很多创业公司也加入了东南亚的物流战场,让整个物流生态也变得更加有活力。在这个越来越火热的赛道,物流玩家们对市场应该有哪些清晰的认知,又该如何继续前行?

促进东南亚物流发展的因素

物流是一个庞大的行业,上游涉及仓储地产、基础设施、物流硬件和软件制造等,下游需要服务贸易、电商、零售、住宿、餐饮等各行各业。中间的物流运输部分成为整个物流产业链的核心,推动整个产业链的运转。而物流本身也可以根据各种类型划分,比如宏观范畴的物流(仓储、配送、装饰包装、运输、信息服务)和微观范畴的物流(生产物流、销售物流、供应物流、回收物流和废弃物流等),生产领域的物流和流通领域的物流,传统物流、综合物流和现代物流,又或者是企业内部和外部的物流。本文将着重关注东南亚物流的宏观环境以及电商物流领域。

据 Supply Chain Asia 指出,物流业占越南 GDP 的 15-20%,预计占印尼 GDP 的 12%。许多因素正在推动东南亚物流业的发展,让创业者和投资人都看到了机会。比如,东南亚物流的发展既依赖于电商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国际贸易和基础设施这些宏观环境的改善。

电商物流不分家

近年来,东南亚物流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得益于本地区电商的蓬勃发展。尤其是受疫情的影响,网上购物人群的增加,促使电商订单包裹不断增加,推动了快递业的进一步增长。根据 INS Markit 和 GSCL 的报告显示,超过 20% 至 30% 的东南亚互联网用户每月线上网购一次。另外,根据麦肯锡的调查显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仅在印尼就有 58% 的居民开始使用在线杂货配送服务,其中超过 18% 是首次使用。

除了日常的电商购物,东南亚消费者在节日促销期间也加大了购物力度,为物流公司,尤其是快递公司带来了更多的送货订单。Parcel Monitor 通过分析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 2021 年斋月以及泰国在 2021 年泼水节等节日的购物行为来计算该地区的包裹数量。据分析显示,所有东南亚国家在旺季的包裹量都至少增长了 20%,其中,新加坡的包裹量增长了 35%,马来西亚增长了 23%,泰国增长了 34.1%,印尼增长了 55%。为了追上电商的发展步伐,快递公司也要不断提升自身的服务质量。

谷歌、淡马锡和贝恩 2021 年联合发布的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指出,2019 年的东南亚电商 GMV 约为 380 亿美元,2021 年的东南亚电商 GMV 约为 1200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 60%。预计到 2025 年,东南亚电商经济规模有望突破 2300 亿美元。随着东南亚电商市场的“蛋糕”越来越大,本地物流行业的“蛋糕”也将创造更大的价值。

国际贸易带动物流

东南亚位于全球主要贸易路线的交汇处,宽松的自由进出口贸易政策和东盟各国之间的免关税条例让该地区的贸易变得更加繁忙,也为该地区提供了大量的物流机会。例如,由于税收优惠和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等优势,越南提高了对外国制造商的吸引力并支持供应链转移。这将在越南以及东南亚工业领域产生进一步的潜在增长,特别是在物流服务领域。

如今,全球贸易局势变得更加紧张,未来十年政治和经济格局可能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相比之下,东南亚成为许多国际贸易公司更为安全和稳定的选择。一方面,国际贸易公司在东南亚既能享受政策优惠又能获取成本的优势;另一方面,东南亚的国际物流设施相对完善,可以承接大批量的国际贸易往来。

据 J&A Capital Markets Report 显示,2020 年,有约 2.8 万亿美元的国际贸易额发生在东南亚地区。单是新加坡就能连接到全球 600 多个港口,有 200 条航线经过新加坡,每年有超过 13 万艘船舶停靠新加坡。就航空货运市场来讲,新加坡扮演着主导枢纽的角色,占据了该区航空货运市场约 50% 的份额。除此之外,越南的航空货运市场的年增长率为 10.1%,市场份额从 3.3% 增加到 9.3%。随着许多跨国企业加速将生产基地迁往越南和几个东南亚国家,预计东南亚航空货运量将进一步增长。除此之外,国际贸易企业对东南亚仓库和物流设施的需求也会增加。

另一边,像 DHL 和联邦快递等国际物流公司早已在该地区布局跨境物流,他们非常了解各国东南亚国家的物流市场,并且非常熟悉海关规则和法规。DHL 全球货运亚太区首席执行官梁启元(Kelvin Leung)表示,“随着东南亚区域放宽贸易限制和实行新监管举措,如东盟海关过境系统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贸易合作将持续加强并促进亚洲内部贸易。这对于准备在疫情之后实现强劲复苏的东盟国家而言,是很好的开始。”据了解,东盟海关过境系统(ACTS)在 2020 年推出,允许跨多个东盟边境运输货物,利好东南亚的区域贸易。此外,这些巨头还试图向东南亚的国内物流市场扩张。例如,联邦快递一直在与印尼的合作伙伴合作,DHL 还为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提供电商物流解决方案。

基础设施正在完善

根据 Worldbank.org 颁布的 2018 年物流绩效指数(LPI)指出,新加坡的物流绩效指数全球排名第七。新加坡地处世界主要的贸易、船运以及航空路线的战略位置,是世界连通性最强的国家之一。即使遇上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新加坡的港口物流能力仍保持世界第一的水平。《2021 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报告》显示,新加坡连续 8 年夺冠,再次蝉联全球航运中心城市综合实力第一名。另外,新加坡的樟宜机场经常被评为世界最佳机场,为 100 多家航空公司提供服务,每年有超过 6200 万乘客通过机场。

相比之下,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物流绩效指数稍显落后:泰国排名第 32 位,越南排名第 39 位,马来西亚排名第 41 位、印尼排名第 46 位和菲律宾排名第 60 位。由此可见,除了新加坡之外,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物流生态系统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尽管这样参差不齐的基础设施为东南亚物流行业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各国政府也出台了许多举措以进一步改善本地的基础设施,为物流行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东南亚还重视各国之间和各个地区之间的物流互通,以不断提高东南亚物流的建设能力。比如,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提议发展跨国运输走廊,以促进东南亚货物和劳动力的流动。如此重大的基础设施发展会影响东南亚二、三线城市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对出行交通和物流运输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东南亚各国为完善物流基础设施所做的努力主要有:

① 在菲律宾,总统杜尔特执政期间(2022 年 5 月 25 日,菲律宾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宣布费迪南德·罗慕尔德兹·马科斯当选为菲律宾第 17 任总统。按照流程,马科斯将于 6 月 30 日正式宣誓就任)提出 Build 计划,旨在将公共基础设施支出从平均占 GDP 的 2.9% 提高到杜特尔特政府末期的约 7.3%。从 2016 年到 2022 年,预计花费大约 8 万亿比索到 9 万亿比索,以解决该国庞大的基础设施积压问题,并希望迎来菲律宾“基础设施的黄金时代”。在该计划下,菲律宾政府正在推进多个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三个快速公交系统、四个海港、六个机场、九条铁路和 32 条公路和桥梁。

② 泰国政府在 2017 年前后提出“泰国 4.0”战略和“东部经济走廊”发展规划,同时推进建设南部经济走廊和打造 10 大边境经济特区,同时加强铁路、港口和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提升交通运输能力。如今,泰国“东西经济走廊”、“南北经济走廊”和“南部经济走廊”已经连接其他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缩写为 GMS ,是指湄公河流域的 6 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和我国云南省)的主要路线。泰国政府还向希望投资物流活动和设施的外国公司提供各种税收和非税收优惠,包括集装箱堆场或内陆集装箱堆场、海运货物装载设施、铁路、空运和海运服务、冷藏和国际配送。

③ 根据 2016-2020 年第十一个马来西亚计划,马来西亚将大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服务运输和物流部门,以促进区域发展。2020 年 3 月,马来西亚政府宣布计划斥资 4.728 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开发项目。

④ 2016 年,老挝的陆港 Savannakhet 在与泰国接壤的边境开放。与其他正在建设和规划中的港口系统一起,陆港系统有助于将老挝这样的内陆国家转变为一个与陆地相连的国家。

影响东南亚物流发展的痛点

尽管东南亚物流市场有着很大的发展潜力,但其中的困难和挑战也不能忽视。尤其是在东南亚基础设施仍在完善的过程中,入场玩家更要做好充分的准备,直面当下物流市场存在的痛点。

第一,东南亚物流市场碎片化,各国地理环境复杂

东南亚是一个由多个国家组成的多元化市场,每个国家复杂且分散的地理环境为物流的发展带来了更大挑战。比如,印尼是一个由 17000 多个岛屿组成的岛国,但许多岛屿的港口很小,货物处理能力有限。即使在印尼国内,众多岛屿也让最后一公里的派送耗时更多;越南则是一个狭长的沿海国家,三分之二的国土都在农村地区,而城市与农村地区之间的基础设施水平差异也较大。

第二,东南亚物流成本仍处一个较高的水平

据 Rocket Equities 指出,东南亚复杂的地理地形以及较差的公路、铁路和轮渡网络对跨境物流和最后一公司派送造成了很大的挑战,使得物流的运营成本占约 60%。据了解,由于发达国家的经济高度发达且物流设施非常完善,美国的物流成本占 GDP 比大概是 5%-6%,日本则是 7%-8%,中国则是 13%-15%。而东南亚国家物流成本占 GDP 比平均达到了 20% 左右,也就是说四分之一的经济价值都是被物流消耗的。疫情严重时期,跨境物流的成本也在上涨。

第三,东南亚物流时效有加速,但仍需提高

据 Parcel Monitor 在 2021 年 Q1 的调查数据显示,新加坡的货物运输时间为 1.3 天,泰国为 1.7 天,而印尼为 2.0 天,而马来西亚则需要 2.6 天。如果没有疫情期间的行动管制令,货物运输时间可能会更短。但与此同时,东南亚的交通拥堵问题仍在阻碍物流时效的提高。在世界最拥堵城市 Top10 排名中,“堵城”马尼拉和雅加达毫无悬念地上榜了。据谷歌旗下的导航应用 Waze 数据(2019 年 9 月)显示,在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交通拥堵的高峰期可以长达四小时,这对菲律宾的物流派送以及其他行业的经济发展形成很大的阻碍。Market Research Philippines 报道曾指出,如果政府对此不采取任何措施,到 2023 年菲律宾预计每天将损失 1.064 亿美元。

第四,东南亚海关规定复杂

东南亚各国海关规定不一致,不同国家的进口税制也不统一。有些国家的海关政策并不成熟,也加大了进口物流的难度。比如,许多进口商曾抱怨菲律宾清关流程所需的时间太长。在某些情况下,由于效率低下、传统人手操作以及机器利用率低等原因,有的进口商需要 25 天才能完成清关。越南电商 Fado 中国区负责人邓荣赶在做客 7 点 5 度直播间的时候曾分享,越南虽然也在努力进行电子清关计划的推行,但是延误的情况仍然十分普遍,而且货物检查程序又缺乏透明度,这让很多大型物流公司表示,越南的海关规定较其他亚洲国家更为严格和繁琐。

第五,东南亚物流依赖人工操作

尽管有些大物流公司已经采用机器分拣和建立包裹追踪系统,但很多传统物流公司仍依赖人工劳动力,导致物流工作效率较低。东南亚物流公司百特运 1BYTE 的联合创始人 Angel Zhang 在 2020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的时候曾表示,“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物流还是一个相对传统的行业,很多环节还是依靠人力来进行支撑。所以在正常的物流过程中,很多大量剩余的空间会被许多人忽略,造成资源匹配不充分的情况。”另外,泰国物流 Flash Expres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狄玮杰曾在 2020 年的时候与 7 点 5 度提及,在泰国普及电子化面单仍需很长的时间。据狄玮杰直言,在泰国,少数比较先进的电商公司会通过 API 对接打印面单;然而大多数电商公司还需要物流公司提供一些软件去上传然后再打印面单;甚至还有的电商习惯用笔去在纸上或者盒子上写面单,再用透明胶带黏在箱子上。这种传统的操作方法让工作效率变得低下,对物流效率造成很大的影响。

针对上述痛点,玩家们在细分领域提出了各自的解决方案,且大多都围绕数字化和科技化。这是因为,物流数字化和科技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且可以从更深入的层面提升物流效率,从而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时效以及改善用户物流体验。根据 DHL 2019 年发布的 Logistics Trend Radar Report,数字化将成为物流业变革最大驱动力。随着数字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未来的物流行业将从供应链的各个环节获取海量的数据。如果利用得当,大数据在优化容量利用率和改善客户体验等方面都有巨大的潜力。

东南亚物流独角兽 Ninja Van 在创建之初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其创始人兼 CEO 黎常文在 2021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时曾分享道,“2014 年的时候,只有国际物流才提供包裹的实时进度查询,这对我们当时的时装创业并不友好,因为无法掌控产品的配送进度。为了改变当时的物流情况,我们成为了第一家在新加坡提供实时物流数据的企业。”此外,Ninja Van 还在新加坡新建了一个 8 万平方英尺的自动化运输中心。运输中心的自动分拣机器人精确度高达 99.9%,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人工分拣的压力。对此,Ninja Van 表示“物流很多时候是人力和效率的博弈,而机械可以打破这个限制。对自动化机械的投资可以让 Ninja Van 到 2025 年减少超过一半的人力投入。”

除了物流企业,东南亚各国政府也注重物流的数字化体验。在过去十年中,泰国政府为缓解该国贸易和物流效率低下的问题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其举措包括简化海关程序和引入电子海关系统。其中,电子海关系统的发展为贸易商、报关行和船运公司提供了无纸化和更全面集成的海关环境。此外,据 Market Research Philippines 指出,数字化可以将菲律宾清关流程减少多达 80%,仅需五天即可完成清关甚至更短。

此外,路线优化、预测警报、货车资源匹配、订单包裹可视化追踪、基于人工智能的正向和反向物流以及智能货运分拣解决方案等技术正在改变传统物流公司运营方式。随着越来越多物流玩家的入场,从数字层面和技术层面提高自身竞争力变得非常有必要。

细看东南亚多种物流类型

在东南亚物流机遇与痛点并存的情况下,创业者有了更多施展拳脚的机会。由于涉及的行业和服务类型众多,物流公司根据不同业务类型有不同的划分标准。因此,也造就了各种各样的物流公司。

发3.jpg

按照企业物流业务模式,一般可以将它分为自营物流、第三方物流(3PL)和第四方物流(4PL)等模式。这三种模式最大的区别在于,自营物流属于企业内部的物流业务,第三方物流和第四方物流属于企业的物流外包业务。在中国,自营物流的代表企业有京东物流、苏宁物流、唯品会物流等;第三方物流代表企业有三通一达、顺丰等民营快递企业;具备四方物流基因较明显有菜鸟网络、满帮、传化物流等。下面,来看一下东南亚的情况:

自营物流:

指企业自备仓库、自备车队等,企业拥有一个自我服务的体系。在东南亚,常见的自营物流主要来自本土电商平台,比如 Lazada 的 Lazada Express、Shopee 的 Shopee Logistics Service(SLS)、JD.ID 的自营物流等。

以 Shopee 的 SLS 为例,该自有物流主要是为中国跨境卖家提供货物运输服务。Shopee 卖家需要先将自己的产品打包好并贴上 Shopee 的物流标签之后,再将货物运输到国内的仓库中,之后再由 Shopee 负责将产品运输到相应的站点目的地。由于新增并扩容国内转运仓,中转效率得到很大的提升,2021 年 SLS 全程平均时效同比去年提升 10%。

第三方物流:

提供货运代理和快递服务的专业物流公司,客户通常把自己的整个物流服务外包给他们。据 Insight Partners 称,东南亚第三方物流市场规模在 2017 年约为 364 亿美元,预计到 2025 年的预测期内复合年增长率为 5.5%,市场规模到 2025 年将达到 557 亿美元。在东南亚,第三方物流公司有很多,既有 DHL、UPS 和联邦快递等国际物流公司代表以及百世快递、中通和顺丰等中国物流公司代表,还有一大批本地玩家代表:

J&T Express

出身 OPPO 的李杰带领团队于 2015 年在雅加达成立了快递公司 J&T Express,提供上门收件、快速送件为主要快递业务。随后,J&T 业务覆盖马来西亚、越南、泰国、新加坡、柬埔寨等市场,并于 2019 年底进军中国市场。

Ninja Van

Ninja Van 于 2014 年在新加坡成立,它是一家科技型快递公司。其业务范围覆盖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和新加坡,客户包括 Lazada、Shopee、Tokopedia、屈臣氏、欧莱雅等企业。Ninja Van 在 2021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时曾表示每天处理的包裹数近 200 万件。

Flash Express

Flash Express 是泰国第二大民营快递公司,对标中国顺丰。作为泰国第一家全年提供免费的门到门上门取件的快递服务公司,Flash Express 在 2020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的时候曾表示公司的 5000 多个网点覆盖泰国全部 77 个省,日单量超过 100 万单。

Kerry Logistics

Kerry Logistics 是亚洲领先的物流服务提供商,业务遍及全球。Kerry Express 在全球发展最快的地区中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为 B2C、B2B2C 和 C2C 客户提供最后一英里的送货服务。

Singapore Post(新加坡邮政)

新加坡邮政是国家邮政服务供应商,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三大业务版块:传统邮政业务、物流快递业务和零售业务。其中,物流业务包括快递、仓储、拣货及配送等。电商物流解决方案包括前端 Web 管理,仓储和配送,最后一英里交付和国际货运代理。

Thaipost(泰国邮政)

泰国邮政是一家有上百年历史的国资企业。目前,泰国邮政在曼谷部分商场提供了到晚上 24 点前的快递寄件服务。同时,泰国邮政也与两家国资上市公司泰航以及泰国机场集团公司在航空快递方面进行合作,预计未来国内航空快递业务将有巨大成长潜力。

JNE

JNE 成立于 1990 年,是印尼广为人知的物流公司。公司在电商方面的合作包括 Tokopedia、Bukalapak 及 Shopee。2018 年内该公司受理大大小小共 2400 万的包裹,在印尼设有 6800 个代理,这些代理既是落货点位也是销售点位。

Sicepat Ekspres

成立于 2004 年的 SiCepat Ekspres 主要服务于电商用户,并在印尼各地提供快递、仓库、航空和货运服务。仅在 2019 年上半年,SiCepat Ekspres 的业绩增长 138%。

IDexpress

IDexpress 成立于 2019 年,现已成为 Shopee、Lazada 和 Blibli(印尼本土电商平台,非 B 站)等电商平台的官方物流合作伙伴。为完善本地物流基础设施,IDexpress 通过在印尼全岛建立 1000 多个运营中心(包括中心仓和转运仓),覆盖全岛 7000 多个地区。

GHN

成立于 2021 年的 GHN 是越南知名物流公司 Scommerce 旗下的物流公司,为 Shopee、Tiki、Sendo 和 Lazada 1 万多家中小企业提供最后一公里派送。

第四方物流:

提供资源管理平台,通过拥有的信息技术、整合能力以及其他资源提供一套完整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在东南亚,第四方物流公司提供的服务包括工具、仓储、COD 收款、清关协助、供应链集成、端到端平台解决方案和货车运输等,东南亚代表玩家有:

Waresix

成立于 2017 年的 Waresix 利用技术匹配托运人和物流资源,提供陆运、海运、仓储、冷链及装卸等一站式物流解决方案,并提供相应功能的 SaaS 服务。目前,Waresix 在印尼管理 5 万多辆卡车和 431 个仓库,覆盖印尼 200 多个城镇。

Janio

Janio 的强项在于整合东南亚的物流供应链,提供一站式的跨国物流服务,并跨足清关、仓储、配送领域,是许多电商平台与国际品牌在东南亚市场的指定物流合作伙伴。

Kargo

Kargo 是印尼一家 B2B 物流平台,被称为印尼版“满帮”。该公司的服务范围在印尼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和巴厘岛,提供线上管理平台、卡车预订、流程追踪、货物保险、订单支付、以及供应商管理等服务。

Ritase

Ritase 是一个物流货运平台,通过直接监控和详细的报告系统对运输流程和运输商进行监控。并且不断优化其运输卡车的功能,帮助发件人将货物交付给收件人。同时还配备了可根据系统调整的 API 连接功能。

Haulio

Haulio 被称为是东南亚“货车帮”提供了网络平台可以让货主在平台上发布货运信息,然后平台根据货运公司响应的优先级、车辆的可靠性等级以及过往的表现等为其分配合适的货运司机。通过在 Haulio 的平台上工作,这些中小型货运公司可以提升 30% 以上的运转效率。

CEVA Logistics

CEVA Logistics 由两大物流巨头 TNT 物流和 EGL 宏鹰全球物流于 2007 年 8 月合并组成。CEVA 拥有的全球网点覆盖了超过 170 个国家和超过 1200 个站点,提供一套完整的供应链系列服务并为客户提供最优化的物流解决方案。

按照物流服务的行业来看,可以有冷链物流、电商物流、保税物流、城市配送、供应链物流等。就电商物流而言,跨境物流市场和最后一公里物流市场尤其火热。上述提及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很多都为 Lazada、Shopee、Tokopedia(现为 GoTo)和 Bukalapak 等东南亚电商平台提供最后一公里派送服务,比如 J&T Express、Ninja Van、Flash Express、Shipper、IDexpress 和 Sicepat Ekspres 等。其中,J&T Express 和 Ninja Van 也提供跨境物流的服务。

跨境物流:

跨越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物流活动。

东南亚电商的发展离不开中国跨境卖家的参与,随着跨境电商的日渐火热,跨境物流也迎来更多的发展机会。比如,为了给当地消费者带来更流畅的跨境物流体验,负责 Lazada 跨境物流的菜鸟推出了东南亚极速达服务,物流提速近 50%。菜鸟 Lazada 跨境物流负责人表示,菜鸟于 2021 年 6 月开始试运营东南亚跨境极速达服务,主要覆盖新加坡、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最快 3 天可达。而早在 2020 年 10 月,百世快递就宣布与菜鸟进行合作,开通了一条由中国至马来西亚全链路跨境物流服务的线路。同时,在此基础之上,还为新加坡消费者提供了末端配送服务。

除了服务跨境电商,跨境物流还服务东南亚地区的进出口贸易业务。在这一领域,DHL、UPS 和联邦快递等国际物流公司成为重要参与者。但也有东南亚本地玩家瞄准了跨境贸易进出口的机会。比如,印尼进出口货运代理在线平台 Andalin,帮助中小企业处理比较报价和管理跨境在线航运等进出口事宜,并提供与空运、海运相关的业务。2022 年,这家初创公司还计划通过提供贸易融资、货物保险和基于 SaaS 的货运管理系统等附加服务,为国际贸易活动创建端到端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对于跨境物流的机会,真格基金投资经理秦天一在 2020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的时候曾提及:“东南亚跨境物流的挑战和机遇其实是在中国供应链外延的大前提下诞生的一个话题。像越南和泰国这些东南亚国家,他们承接了一部分中国外延出去的供应链,使得跨境物流和供应链能在市场上有机结合。也就是说,在中国和东南亚的相互对冲之下,东南亚跨境物流有机会切入到整个供应链的环节。这就让创业者有机会做一家物流和供应链一体化的公司,这类公司比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和纯物流公司大得多。”

最后一公里配送(Last Mile Delivery):

指从最后一个配送/分拣设施到客户的整个配送过程的最后一步。

最后一公里是东南亚电商物流价值链中最发达的一段。特别是如今,在消费者线上购物已经是新常态的情况下,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增长更加强劲。对用户来说,当日送达或次日送达已不再是一种“物美价廉”的增值服务,而是他们所期望的标准服务水平。但对于东南亚而言,最后一公里物流仍然面临很大的挑战。在城市,最后一公里可以是两街之遥;在农村,则有可能是 20-30 公里之遥。麦肯锡公司对最后一公里物流行业的估值超过 800 亿美元,仅最后一公里物流就占东南亚地区电商物流成本的 53% 以上。可以说,最后一公里物流是所有电商物流的基石,因此改善最后一公里物流现状的需求十分迫切。

为了进一步提高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效率和改善用户体验,不少公司也不断进行创新。比如,Ninja Van 观察到越南几乎没有邮政编码,每个地址都是由一串当地文字表示,唯有经度和纬度是通用的确定地址的方式,所以,Ninja Van 自制一套经纬度系统来应对这样的情况。为改善用户体验体验,IDexpress 不仅推出了 24 小时热线服务,还在疫情期间推出了 24 小时的物流“得来速”(Drive Thru)服务,即开车前来的客户可以将车驶入特殊车道,借由一扇窗户直接面对工作人员咨询快递服务以及拿取快递小包裹。

另外,最后一公里物流还服务于外卖配送和杂货配送。在一线城市,每 4 起最后一公里配送中就有 3 起是食品和杂货配送。最后一公里配送的技术后台尤其困难,不仅要动态地找到最佳配送路线,还要考虑车辆的通行能力,以及驾驭各类交通规则,甚至还要找停车的地方来满足各种可能的需求。于是,专门服务外卖配送和杂货配送的创业公司也应运而生。除了 Grab、Foodpanda 和 GoFood 等常见的配送平台外,还有很多本地玩家入场:

Astro

Astro 是一家快送电商初创公司,可以在 15 分钟内完成杂货配送服务。该公司表示,过去几个月收入增长超过 10 倍,下载量达到 100 万次。

Dropezy

Dropezy 成立于 2019 年,也是一家承诺最快 15 分钟内完成配送的快送电商公司。在 2021 年获得新融资后,Dropezy 将利用新资金建立微型分销中心以确保快速高效的交付和引入更多产品等。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将推出“后付款”的功能服务。

Loship

Loship 成立于 2017 年,是越南科技公司 Lozi 推出的一小时电商配送应用程序。目前,Lozi 拥有 7 万多名司机和与 20 万名商家合作,为近 200 万客户提供食品、杂货、药物、鲜花、包裹、B2B 供应链运输、打车和洗衣等服务。

Line Man

Line Man 由日本聊天软件 Line Corp 于 2016 年在泰国推出,提供食品外卖、小包裹、信件、杂货等配送服务,同时还提供打车服务。

AhaMove

AhaMove 于 2015 年推出,也是越南物流公司 Scommerce 旗下的公司,提供按需配送服务。据了解,AhaMove 的推出是受到 Lalamove 和 GoGoVan(现更名为 GoGoX)轻资产平台模型的启发而推出。

浅析东南亚物流创投特点

据 J&A Capital Markets Report 发布的 Logistic Technology in Southeast Asia文章显示,投资于货运技术行业的资本在 2014 年至 2021 年间增长了 17 倍。在这期间,超过 270 亿美元部署在物流行业,产生过约 302 笔投资交易,平均交易规模为 900 万美元。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资本对物流行业的部署稳步增加,其中以 2021 年前三个季度的市场活动最为活跃。

而据 7 点 5 度不完全统计,2021 年东南亚有超 20 家物流公司获得融资,2022 年上半年也有 6 家物流初创公司获得融资。更重要的是,Ninja Van、Flash Express 和 J&T Express 不仅在 2021 年拿到上亿美元的融资,还成为东南亚的物流独角兽。其中,J&T Express 和 Ninja Van 还传出要上市的新闻。对于很多初创物流公司而言,这三家物流独角兽的出现无疑进一步振奋了东南亚的物流生态圈。除了独角兽企业,大多东南亚物流公司仍处于比较早的发展阶段,比如刚拿完种子轮或者 A 轮融资。

发4.jpg

从国家来看,获得融资的物流公司主要集中在印尼和新加坡市场。相比之下,虽然印尼的物流环境比其他东南亚国家稍微复杂一些,但这里也蕴藏着更多可发挥的空间和机会。BEENEXT Capital 创始人兼 CEO Teru Sato 在 2021 年接受 7 点 5 度采访的时候曾表示,“我觉得物流是非常基础的一个行业,就像生活中的水和电。物流市场很大,不同物流玩家有不同的关注点和商业模式。我们大概在两年前开始投资印尼物流企业,起步稍微有点晚了,现在很多印尼物流企业都在飞速发展。不过,我希望我们接下来可以捉住印尼物流的第二波或者第三波行业机遇。”

除了 BEENEXT Capital、East Ventures、Insignia Ventures Partners、Global Founders Capital 和红杉资本等都是热衷于投资物流行业的 VC。其中,East Ventures 投资过的物流公司包括 Inteluck、Biteship、Luwjistik、Waresix 和 RaRa Delivery 等。此外,很多中国资本也活跃在东南亚物流创投圈。尤其是多家来自中国香港的投资公司,如 Creo Capital、Choco Up 和 Sun Hung Kai & Co 等投资了东南亚物流公司。而最值得注意的,阿里巴巴成为东南亚物流独角兽 Ninja Van 的首个中方资本。

随着东南亚数字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电商的蓬勃发展,东南亚物流行业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J&A Capital Markets Report 指出,东南亚是世界上表现最好的新兴市场之一,区域贸易的驱动也让物流市场涌现更多的机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有科技优势的东南亚物流公司更能在全球市场中保持竞争力,因为技术在改善物流效率和供应链透明度等层面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据 J&A Capital 预测,资本在 2022 年及以后的东南亚物流科技市场将会表现得更为活跃。

本文相关公司

Shopee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Shopee MY: No Shipping Fee

Shopee MY: No Shipping Fee

阶段:已上线

平台:Android

所属类型:电商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