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创始人离开后的「Dispo」,还有机会取代「Instagram」吗?

照夕子  • 

image001.png

大家可能都还记得,主打“慢节奏”冲印的照片分享 App「Dispo」曾在去年一炮走红。该 App 的功能类似于过去的一次性相机,可以帮助用户拍摄复古风格照片,照片本身要等到次日早上 9 点才能显示。早在测试阶段时,「Dispo」估值已经高达 2 亿美元。

然而在 2021 年 3 月,「Dispo」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挫折。创始人兼头部 KOL David Dobrik 的短视频制作团队成员被指控在拍摄期间强奸了一名妇女。尽管 Dobrik 紧急录制了道歉视频,但他依然不得不从「Dispo」辞职。受此影响,在「Dispo」A 轮融资中领投 2000 万美元的「Spark Capital」也与该公司解除了合作关系。

在首席执行官Daniel Liss的管理下,「Dispo」的未来充满了变数。随着Dobrik的离开,失去了头部KOL创始人加持的「Dispo」究竟能否继续此前的辉煌,仍有机会向「Instagram」发起挑战?

现任CEO坚信「Dispo」抓住了社交新浪潮,拉来了更多投资人

在离开「Dispo」前,Dobrik 已经在「YouTube」上积累了 1800 多万名粉丝,在「TikTok」上更有 2500 多万名粉丝,而如今「Dispo」则无法得到这一头部 KOL 的加成,这意味着「Dispo」还要再花数百万美元进行营销。

为了应对这一巨变,「Dispo」首先与 Sofia Vergara、Weekend Fund 以及 Shrug Capital 等投资者再次进行对话,加强了他们对平台发展的信心。随后「Dispo」转移了发展重心,不再进行大范围营销活动,转而打磨和完善产品功能。如今「Dispo」的目标已经不再局限于提供一种有趣的拍照和分享方式,它还希望能够纠正被头部平台所影响的“修图”潮流。

这一愿景帮助「Dispo」保留了所有早期阶段的投资者,其中就包括「Seven Seven Six」,它是「Reddit」联合创始人 Alexis Ohanian 旗下的风险基金。Ohanian 曾表示,他从「Dispo」获得的全部收益都将捐赠给性侵受害者援助组织。

此外,「Dispo」还争取到了新的投资者,例如摄影师 Annie Leibovitz 和 Raven B. Varona、NBA 球星 Kevin Durant 和 Andre Iguodala 等,此外还有 Endeavor 及 Shade Room 首席执行官 Angelica Nwandu。

现任 CEO Liss 毕业于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在投身科技行业前曾在政界工作。他指出,在「Instagram」和「Facebook」等平台的推动下,完美照片和精修审美成为了图片社交平台内容的主导,而「Dispo」则致力于颠覆这种审美 。Liss 表示:“我们坚信「Dispo」抓住了社交媒体的新浪潮。「Dispo」致力于将用户带回起点,感受最初的潮流。

「Dispo」所做的很多事情更接近早期的社交平台。我们希望社交媒体能在各个方面回归初心,例如重视信任和安全,以及重视产品对用户心理健康的影响等。早期的社交媒体致力于“快速行动,取得突破”,而我们的目标是“快速行动,打造产品”。我们要做的不是为了虚假的增长损害用户体验,而是真正创造吸引用户的产品。”

image003.jpg

「Dispo」的团队成员中以女性和有色人种居多 | 图片来源:Dispo

用户真的需要「Dispo」吗?

60ae43f6bee0fc0019d59856.jpg

在今年 5 月底,一款名为「Poparazzi」的照片分享 App 仅在上线一周之后,就在美国积累了约 110 万次下载,从而登上美国 App Store 的下载榜榜首,它的全球下载量也达到 200 万次。这款 App 的特色在于它的摄像头功能不支持用户自拍,因此用户的个人资料只能使用别人为其拍摄的照片。

81432_.jpg

另一款照片分享 App「BeReal」也完成了由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Accel 领投的 3000 万美元融资,估值达到 1.5 亿美元。「BeReal」要求用户每天同时使用自拍相机拍摄并发布一张自己的照片,从而展示更真实的自我。该应用一经推出就在法国市场大受欢迎。这些公司都对「Instagram」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业界标杆构成了潜在威胁。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Instagram」的霸主地位可能会因为新平台的不断涌现而被动摇。Ohanian 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现在的消费文化很大程度上是由青少年驱动的。这一代青少年是伴随着大型科技公司的问题长大的,这种环境会促使他们寻求替代方案,因而这一代人的忠诚度非常薄弱。再加上智能机平台让内容创作者们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也为青少年用户的审美转变创造了机会。”

image009.jpg

Ohanian 表示,创作者们渴望新一代照片分享应用,他们优先考虑活在真实的当下,而非活在手机里。因为用户不论怎么修图,也只是把“完美”的照片展示给了那些自己并不在乎的人。

除了主打“无修图”特点之外,Liss 及其团队还努力避免在「Dispo」社区中添加任何可能导致焦虑或伤感等负面情绪的功能。因此用户在「Dispo」的关注粉丝数量也是隐藏的。

Liss 解释道:“青少年用户会在「Instagram」希望获得更多的人关注。这种观念已经在我们心中根深蒂固。然而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没有人会在意自己有多少粉丝。在隐去了粉丝数之后,用户可以更自由地关注自己喜欢的账号,而不用在意对方账号有多少个粉丝。

Dispo-App-feature-image.jpg

当「Dispo」于 2020 年 2 月在日本上线时,这一平台曾大受欢迎,也因此轰动一时。如今「Dispo」面临的挑战正是重塑当初的轰动效应。当时的「Dispo」还处于内测阶段,没有任何营销活动,但这并不影响「Dispo」的走红。Liss 表示,「Dispo」在日本的测试用户数量很快达到了 1 万人。

之所以日本用户很喜欢这款应用,是因为他们很享受在拍照后等待冲印的乐趣。另一方面,日本用户也非常重视隐私保护功能,很多用户都有多个「Twitter」账户,以便区分自己的私人和公开信息。「Dispo」内置的隐私保护功能可以让用户决定哪些内容可以公开,因而深受日本用户欢迎。

即使如今「Dispo」已经不复往日风采,但种种迹象表明,它的成功不会只是昙花一现。在今年4月,该应用在德国、日本和巴西市场中连续三周跻身前下载榜 10 名。总体来说,「Dispo」目前的下载量超过了 500 万次,拍摄照片总数超过 1 亿张。

Liss表示:“在 6 月初,「Dispo」也在墨西哥市场下载榜中进入了前 10 名。要知道我们在墨西哥并没有员工,这种热潮完全是用户自发的。有很多青少年用户会下载「Dispo」,同时与朋友分享这款 App 的特色。”

在用户的口耳相传中,「Dispo」还将继续风靡。每个人都需要「Dispo」,它能把用户从如今虚假的修图风潮里解放出来,重温过去简单纯朴的生活方式。”

所以,用户真的需要「Dispo」吗?还是偶尔尝鲜便返回「Ins」?欢迎读者评论区留言讨论。

本文编译自 Inside photo-sharing app Dispo’s second shot at being an Instagram killer。

本文相关公司

Facebook认证

本文相关产品

Instagram

Instagram

阶段:已上线

平台:iOS,Android

所属类型:应用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